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en Shih vila J.

 
 
 

日志

 
 

毕业那点事儿  

2010-06-08 14:48:37|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身的酒味,一身的包,全身都痒,还真是自作自受啊~~

毕业是什么?是没地方住了,是见不到朋友了,是标志着以后不是为自己活了。

宿舍里乱七八糟,曾经大家一起做的小装饰品大都没了,只剩下墙上贴的海报残留着人存在的痕迹,那些嬉笑声,那些现在想起会另人有些淡淡忧伤的容颜。

看谁都觉得亲切了,想着大家一直都腻在一起有多好。

到毕业了,人也变的懒了,变憔悴了,什么情啊爱啊,都是浮云了。

羡慕那些还能继续读的同学了,毕竟还有个地方住,还能窝在属于自己的小家里,还能自己抱着台电脑就傻傻地数日子。

同学间想尽可能多得留下些什么,于是都借着毕业发疯了,放纵自己了,因为以后没机会了,从小到大,就数现在最大了。

想记录些什么,但懒得动了,写不出什么了,但又怕以后会忘了这份感觉,以后都不会这么单纯的感觉了。

有些人喝着喝着就哭了,但有人就比较理智了,看着那些个哭得死去活来的人,感慨着为什么自己还要那么清醒,醉了反倒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说自己没醉太理智,醒着的人其实更难过啊。

果然还是很痒啊。抓抓,一片红。全身都是红的,带着些微的浮肿。呵呵,还真是拿他们没办法啊。

拍照,怎么看,都是他们好看,百看不厌,就像看画里的人一样,是啊,以后说不定就是画里的了,那一刹那捕捉到的笑脸还会不会在自己身边出现。还真是令人伤感的话题啊。

为什么别离都是伤感的,其实快乐也有的吧。只不过人都是喜欢自残的动物,光记得不好的,伤心的,尴尬的,很多很多,不是常常有一句话说,快乐也好,悲伤也好,只不过悲伤看上去比快乐大那么一点点,它就赢了。

其实比较在意的还是没地方住的问题吧。高中,大学,学生生涯中的大半都是在学校过的,那些跟了自己许久的被子棉絮锅碗瓢盆等等终是跟人一样到了尽头了吗?恩。还是很喜欢这床绿格子的。原来宿舍的人都说你晒那么勤干嘛,因为喜欢太阳的味道啊,其实就是灰尘的味道吧,自己的被子也要呼吸的。

好像除了人变懒散了,还增加了一个爱好吧,看小说。除了爱动漫外,就是小说了吧。常说一生中影响我最大的俩人,一个高中的室友,一个大学的室友,一个让我爱上了动漫,一个让我爱上了电子书。想想满屋子的人一起看动漫,一起看小说,一起讨论里面各方各面的东西。原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真的很精辟。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这种感情是很难培养的,也是很容易忘记的。也许用不了若干年当一个眼神过去你却发现对方却捕捉不到那种感觉是“心痛了,折磨了,伤心了,不想佛了”。

毕业就意味着情人要分手了,当然这里指的是大多数,而且是几乎。这个时候如果对方是用你没钱没势分隔两地为由拒绝你,这都是可以被理解的。 毕竟现在大家都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任性小孩,不会再纠结于什么那个势力鬼那个没良心的人之类的,因为这很现实。其实到现在都不明白“象牙塔”这个词是谁发明的,它表达的到底是什么,我更喜欢“学生”和“社会人”的说法,虽然这是我自己想这样说的。我喜欢“同学”这个称呼。

在这个时候,大家会觉得以前浪费掉了太多关于自己还是学生的机会,于是大呼,在学生证过期之前要好好去哪晃晃,但都因为或这或那的原因而消失,恩,是消失,不是搁浅,因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所以在校期间大家一起出去玩过后的照片就成了无比珍贵的存在。不论美丑,都很好看,都让人发自内心的大笑。

原来毕业会带走那么多的东西,真的很多啊,多到让人迷茫了,呆滞了,瞬间觉得自己要被社会污染了。

出淤泥而不染的会是谁,这是个谁也不会知道的定数。

只希望以后见面的时候大家还是一样的,最后,希望你们都过得好,我的朋友们。

呵呵,杯具了,过敏得太严重,找药去了。。

 

 

 

回忆是什么,就是你们。当回忆不属于我时,我又会在哪?

  评论这张
 
阅读(4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